0
上周事(1.6-12.12)
2020-01-16 21:41:32 浏览:1435次 【
 如果不写,多少事成云烟;记载,留下行走的轨迹。
本来,这一周以家事为主,但“公--号”的“公-众”,就必须大一点的事,国--事之外求其次是“铁道兵”。

上周,央-视编-导给我发来节目策划“征集故事”。
铁道兵,作为一个兵种早已走进历史,但铁道兵的功勋,铁道兵的精神,真如歌曲唱的“我把青春融进祖国的江河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我”:央-视对铁道兵“情有独钟”,继《永远的铁道兵》大型纪录片隆重推出后,《国-家记忆》《大-三线》《相聚中-国节》等栏目或专题片,铁道兵频频亮相,这是一个时代的英雄集体的不朽精神,在新征程中闪烁的光辉。
下面,将《等着我》栏目“征稿”转载;我的公众号也时常有留言“寻找战友”。在艰苦卓绝的铁路建设与炮-火连-天的战-争岁月中,流传着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其中最能体现铁道兵兄弟情、战友谊的是踏波铁鞋千万里“寻找战友”。现在,央视给全国铁道兵战友提供了“绿色通道”,大家快行动起来吧!
 
《等着我》“成昆铁路线主题”特别节目
-国是民-族的精神脊梁,奋斗是时代的前进引擎。“要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从自己做起,从本职岗位做起”。上世纪六十年代,35万名建设者在崇山峻岭间修建起了被称为“人类征-服自然奇迹”的成昆铁路;55年后,他们的后辈再次走进这片大山,承建新的成昆铁路,一条成昆线,把三代人的爱国情和报国志连接在了一起,一场半个世纪的奋斗接力在这里传承。然而在这场波澜壮阔的征程中,有一些铁路建设者或老百姓与自己的亲人、恩人、战友、朋友失去了联系,从此没有见面……但是对亲人的思念、对恩人的感激、对战友和朋友的想念,却一直藏在心底。那些铁道长征路上的爱与守候,仍然在期待回应。
长期以来,这些建设者对本职工作始终如一、不离不弃,一代又一代人用青春和生命实践着他们的信念。
每一位优秀的铁路建设者,都有一段故事。他们,有没有需要寻找的人?有没有多年未见的人?《等着我》完成这次寻找,展现他们的人物故事。
一、节目形式
(一人找一人、一人找多人、多人找一人、多人找多人均可)
1、铁路建设者寻找自己的恩人、引路人、榜样。
2、沿线居民寻找在这次修建铁路的过程中,遇到的恩人。
3、其他。                                                                   
二、意向讲述人
需要考虑的要素:本人具有故事点、有寻人需求(可策划)、语言表达好。
同时,我们也会邀请贵单位负责人来到节目现场,讲述中国铁路建设者精神,通过“寻找”展现这些铁路长征的感人故事!
 

前年初,首都一所高校的贾成宽教授在“梅梓祥书屋”购一本《犯--学》,收到书给书店“差评”。
我是负责处理书店“差-评”的。我打电话了解详情,原来书散页了。原因是书的装订质量不好,包装也可能不够“坚实”。我致歉,并表示赔偿。贾老师给“差评”,也是有正义感嘛。我由微信“赔偿”的钱他没有收,倒是将“差评”申请取消了。
成为微信好友,互相转发、点赞,电话交流思想。从网上搜索,他还出版过多本法-律方面的著作。曾有一次,他向我打听微信中写的一位失-学儿童的详细情况,希望予以资助。我们就“走得更近”了。
上周,他让我推荐一本“最能代表铁道兵精神”的书。每本书都能体现铁道兵精神,“最能”?铁道兵改工时,组织编纂“三书一片”——《铁道兵画册》《铁道兵简史》《情满山河》(铁道兵优秀作品选)、纪录片《铁道兵之歌》。我赠送一本《情满山河》给贾老师了。
铁道兵的影响,就是许许多多像我一样宣传铁道兵的人,持之以恒“润物细无声”的劳动所结的果实。
贾老师,一个满满正-能-量的知-识分-子,向您致敬!
 

铁道兵精神进我家啦!
我们家族有三个群:“后山坞老太永十八”——我老母亲麾下儿孙;“我们都是一家人”是我的兄弟和我母亲(姓储)的后代;《梅家坞》是我兄弟与叔叔的子孙。
上周,我写的铁道兵内容的文章群发,一不留神发到我家群了。我的小弟弟梅梓胜竟然号召学习我的“铁道兵精神”,得到回应。我又害羞有好笑。我们家也学铁道兵精神,哈哈……
 


周日,我到龙泉驾校收旧书的阿钟等朋友家看资料。
我好多年不坐公交车,天气太好了,我就想“老夫聊发少年狂”,坐坐公交,看看窗外风景。
真是太对了!
在家门口坐76路到公主坟。76路一线,我不知道日日夜夜,阳光、月光下坐过多少回,到报国寺淘书。
到公主坟转394路,等车的时候,多辆三环路的300路眼前经过。300路,周六,夏日,我经常逛完潘家园,坐300路,到大钟寺淘书;再到北-京大--学、人---学淘;晚霞当空,我的双肩包、两手都提着书进家门,满载而归的不尽喜悦。
394路,中途停靠,再换394路。我看到站牌上多路车都有“西苑”站!
就在这一带,有个叫颜西苑的姑娘——小学教师,我在海淀黄庄听课,与她坐在一起。我为我的三弟“听课”,他在太原工作,参加北京市自学考试。我带着录音机听老师考前辅导,再将录音磁带邮寄或是托人捎带到太原。我每次听课,骑自行车、坐公交都是一两个小时,太辛苦了。我就请颜西苑帮我录音,数周取一次录音带。
西苑,穿着瓦灰色风衣的北京姑娘,你好吗!
公汽经过“颐和园”。
哦,父亲来北京,我陪他游颐和园。都记不得,唯有父亲每每在一处绝佳的名胜照相后,都要对我说一句:“把你妈接来看看!”刻骨铭心。如今,父亲坟前巨树参天;母亲,风烛残年……

哦,见到河流、石桥!
1九-八-9年,我在“白云深处”的309医院住院。一位军医邀我划船。下雨了,船躲到石桥下,她拿出“野餐”食品。我穿着医院发的抗---朝时期的黄色军棉袄(病号服)。我没有爱过,就不懂她那双眼里的苦……

哦,每个黎明,医院窗外阳台,一位老太太,手握一条毛巾,擦拭铁管护栏上沁凉的露水;后面,紧跟着一位老头,扶着铁管一步一晃——裤子外挂的尿袋,也亦步亦趋地晃啊晃:他们在散步。
……
目的地到了,伫立许久。风,都是我的青春记忆;载不动,几多深情往事。
 

龙泉驾校这个地方住着阿钟等几位以旧书为业的湖南人。他们干这一行几十年了,原来住在我家附近几里远的沙石场,我骑自行车十几分钟到。
那时候,旧书市场比较多,他们在市-场都有门脸。这几年,旧书市-场衰-竭,离市区渐行渐远渐,以致消失。原因人为的因素更多。阿钟们由八-宝山、青塔、张仪村、香山等旧书摊点的迁徙,也跟着挪家。两年前,北京西郊没有旧书市场了,当年以旧书为生的人四散祖国大江南北,改旗易帜者众。阿钟们坚持下来,在香山一个大废品收购站左近安居近两年。
他们时常让我去看资料。春节快到了,就要回家过年,我也为春节长假准备“粮食”——有时间整理。

他们住在廉----房,都是“团----伙”在一排房里,不高不低喊一声都听得到。我到了,选一块稍稍宽大的地面,坐下,家家都将一袋袋纸品提到我跟前。我一一过目,出价,装进大蛇皮袋。我就像一个收废品的,整个过程充溢着欢喜和感激。
货拉拉载我回家。五环,绵延香山沐浴冬阳,又一车前尘往事从眼前掠过……
我又买到什么宝贝?商业机密,能与外人道么?
我会用我的藏品,来告诉世人,作为个体,阿钟们仅仅是以旧书养家糊口;作为全-国的群--体,他们的劳动价值,是为国-家保存了珍贵的历史、文化。真--相在哪里?所有个人的回忆,都没有那些旧纸片离真实的历史更“铁”近。
阿钟们,国-家、民-族的有功之臣。我不是妄言,我还不能拿出收藏品来证明我对他们的评价。你-懂的。

有一件事,必须记下来。
阿钟养了位护院的家犬,不久前在微信晒家犬生养的4个宝宝,希望有人领养。这位体型不大的犬,在我看资料时,百无聊赖地走来走去,一会儿到他的房子,一会儿望着我看资料,站立的时间以秒记,偶尔似乎低声呜咽,总之是心神不定的样子。他看字画的眼神,寂寥无边。孤寡老人,失恋男女,多是那样的言谈举止。
我问阿钟:“那些小狗呢?”
阿钟说:“都送人了。”又补一句,“她哭了一晚上。”
哦,怪不得,她还在失子之痛中。
 



我的侄女亚雯年后来北京工作啦,实现了我理想“零的突破”。
亚雯是我四弟的公-主,多少年没有见到?记不得。她大学毕业到mi--国求学2年,学金融,喜欢新闻写作。回-国在一家网络媒体做采编工作。新社招聘新媒体人员,她报名参加。
她在北京只住一个晚上,离京前要看我。我打车去和她吃一顿饭。她住在一个胡同的宾馆,是她在杭州就“特别”选定的。人小鬼大,处处都透着关心“文化”。我和她在一个小饭馆吃了一碗羊肉泡馍,点了2个菜和一瓶燕京啤酒。主副食仅消耗了一半,付费120元。我和她都不讲究饮食。

我让她照相。她说“自拍”,我说“请别人拍”。她将手机递给餐厅服务员:“姐姐,帮我照张像。”服务员拿她手机给我们拍照一张。我对人一向“苛责”。她一米七以上,坐着差不多与服务员一般高,如果站起来,就要弯腰递手机;服务员就在我们餐桌旁,半伸手就递了手机到服务员手上。她是“有情可原”不站立的。
我自己的后人,我不依不饶、上纲上线开始批评:美国人怎样?大大咧咧,也会站起来;日本人,很礼貌,一定要鞠躬、致谢的;中=国,像你这样,有不少……服务员端菜上饭,是职责;照相,是我们有求与她,你应该站起来,请她帮忙,这是修养、礼貌……我自管说,她在我停下嘴后,说:“谢谢大伯,谢谢大伯教育。”她自始至终看着我说话,面部表情保持轻松、愉悦的常态。她是将我的话听到心里的。
十几年前,在我们县任职过县委书=记的胡=伟,对亚雯的父亲、我的四弟有所栽=培,他由团==央调任新=疆,正好我四弟也赴新-疆挂职。胡伟书记在安吉时,我写过报道发《人-民日报》。我召集几位安吉同乡为胡-伟书-记饯行。我让四弟将我的三个侄儿、侄女带到北京——他们正好放暑假,见世面,也想和胡-伟“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亚雯一行在就餐时给“胡伯伯”献一束花,得到胡伯伯“摸顶”啦!
亚雯一行在北京一周多时间,我安排的“旅游”项目,请有兴趣的朋友参照。
游览长城、故宫、动物园、颐和园,参观天文馆,逛北---学,在北京--学食堂就餐;到同事、后来成为富-豪的徐彦平家参观300多平方米住宅;看一场木偶戏剧、一场立体电影(刚刚时兴);拜谒八-宝山革-命公墓……2005年的事,记不全了。
我小时候“功-名利禄”的思想就根-深蒂固,用桌面上的语言是“远大的理想、抱负”。我就是要求孩子们“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在共餐、聊天,甚至在行驶的公交车上,我与他们每个人、许多次“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很多次的。我开了不少空头支票,答应他们,考上北京的大学,留京工作我办;我买一个大房子,一人住一间——多年前的“中--梦”啊。
上周,四弟打电话给我,“密谋”,亚雯思想比较前-锋,做父亲的希望女孩子“安居乐业”,做自己的金融专业,希望我不要“诱导”选项,全凭孩子自己做主。还说,现在政府积极为老百姓做事,官不好做,对上、对下都要负责,很辛苦,是旁人体会不到的……
亚雯到京,面试。我们吃饭时,她说老师出题“美伊掐架,中国经济受到……”我当然没有她“专业”,不能指导。从事新闻,我也遵循其父要求,不乱点鸳鸯谱,说了宏观的“不要有压力、来日方长”等等勉励的话。
饭后,我们双双打出租,我回单位,亚雯到车站。她将拖拉包装进出租车后备箱,嗲嗲地张开双臂,脚似乎还跺两下:“大伯,抱抱……“给我一个熊抱。
第二天下午,我微信中接到亚雯发来的文章《美--伊掐-架,中-国经-济……》我看一遍,再看一遍,使出浑身解数的时候到了。我想给一位在财经媒-体工作的朋友哲宇转发,请托指导。逐字逐句写了客气话,正要发送,忽然想:亚雯的文章,是否已发给老师了。我给亚雯打电话……
“大伯,通过了,春节后报到。”就这么几个字,天。我能想象到,她还是那样轻松、愉悦的笑脸。
有点像我:大家气象!
 


 
 

               


全部评论(0)
  • 1984年国庆阅兵,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当时为铁道部工程指挥部)职工组成的“国旗方队”,徒步经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记载这一重大事件的照片,广泛用于中国铁建系统的荣使馆、纪念画册等场所、媒介,以..

    浏览:1058次 评论:0
    2020-01-22 23:58
  • 上一周,最深印象是快递多,五湖四海的土特产都来了,多数是铁道兵战友,个别中铁建的通讯员。我以前曾在微信呼吁:谢绝礼品。战友们使用我收藏的资料,咨询疑难问题,逢年过节表达谢意,这倒是增加了我过节的气氛,..

    浏览:1034次 评论:0
    2020-01-22 23:55
  • 微信中都是“吃喝玩乐”,我从今天开始,整个假期都要看书我又不是神仙,有七情六欲,过节了,心思如麻。书在手,神游八荒,看书的效益不好。因为不够专心,谈书,提笔便有对书的愧疚。这也就像与朋友谈心,眼珠子滴..

    浏览:1015次 评论:0
    2020-01-22 23:48
  • 铁道兵纪念馆让我就捐献的一张《新民报》写一篇文章,交稿后我公众号发一次。这张报纸刊发了“铁道兵团成立”的消息。铁道兵团在铁道兵35年的历史上,虽然仅有5年时间,但确是很重要的一个历史阶段。铁道兵35年,经..

    浏览:1430次 评论:0
    2020-01-16 21:42
  • 如果不写,多少事成云烟;记载,留下行走的轨迹。本来,这一周以家事为主,但“公-众-号”的“公-众”,就必须大一点的事,国--事之外求其次是“铁道兵”。上周,央-视编-导给我发来节目策划“征集故事”。铁道兵,..

    浏览:1436次 评论:0
    2020-01-16 21:41
  • 铁道兵报社印制的宣传品。写作是一种劳动,生产社会产品获取报酬,中外古今皆如此。铁道兵报在战争年代因物价变化快曾以小米的时价支付稿酬。文革时期,个别作者“跟风”致信报社,建议放弃稿费,铁道兵报与全国新闻..

    浏览:1846次 评论:0
    2020-01-11 21:47
  • 铁道兵副政委王贵德生日照片。早年,机关大院散步相识。他九十多岁高龄,参加铁道兵的联谊活动,主席台一坐数小时,我暗暗佩服。红军时期的团政委,百团大战的旅党委书记。开国少将。1964年任职铁道兵副政委,直到铁..

    浏览:2089次 评论:0
    2020-01-08 21:38
  • 周恩来总理关怀铁道兵永远铁道兵17.0万·1小时前H-077#原创 作者:梅梓祥 铁道兵文化 2020.01.08一在中国近代史上,他是一位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在二十世纪世界政治舞台上,他得到众多政治家和各国领导人的称赞;在..

    浏览:2043次 评论:0
    2020-01-08 21:30
  • 近年关,打扫庭除,清理图书资料。平常整理收藏品时,将“铁道兵”的纸片片装在一个纸盒里,今天翻阅,吉光片羽,也是铁道兵历史点点滴滴、深深浅浅的痕迹。图片是在报社帮助工作的李佳佳拍摄,顺序就按她发给我的文..

    浏览:2447次 评论:0
    2020-01-03 22:59
  • 今天是2020年第一天,我没有打算写公众号。下午要为一本书遴选报纸的好文章,原想两三小时搞定,却超时了。一年累下来,休息半天。从昨晚到今天上午,自己像一张白纸躺着。下午开始工作。晚饭后,看看微信,手痒心动..

    浏览:2598次 评论:0
    2020-01-02 22:27
作者专栏
  • 18906730797

    注册时间:2020-01-15 05:59

  • 天达

    注册时间:2020-01-05 22:28

  • liufangliang

    注册时间:2019-12-25 15:16

  • 13548430339

    注册时间:2019-12-23 11:27

  • 浩子

    注册时间:2019-12-04 15:47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