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与王久战的深情厚谊
2021-03-02 20:49:29 浏览:1088次 【

我与王久战的深情厚谊

刘春美


王久战(前排左起第一人)和铁道兵学院老校友在一起


20世纪90年代,因企业改制后经济效益普遍不佳,单位开始减员裁人。二00一年七、八月间,石家庄市第二棉麻总公司也无法正常发工资,我与多名职工下岗了。

在一位老同学的帮助下,我很快在河北师范大学西校区找到了一份看管学生公寓的活儿。当我知道《河北师大报》的编辑部在西校区的办公楼时,便往编辑部门上的稿件袋里放稿子,没想到在这张校报上发表了文章还有稿费,我投稿有了积极性,发表的频率也高了。在上班或回家的路上,还要转悠几个报刊亭,看其它报刊上有没有我的文章发表。老同学们在一起聊天时都替我发愁,说:“春美这么年轻就没工作了,以后可怎么办呀!”而我信心十足、精神充沛,便轻松地回答:“没事儿,这不是很好嘛!”

一天,《河北师大报》主编赵振军老师问我:“为何不去找找铁院报的王久战同志,铁院是工科院校,铁院报可能缺少文学类稿件。”我问:“王久战热情吗?”赵振军回答:“嗨,这个人热情的呢!”

笨人有笨办法。当时我想:搞创作要脚踏实地的从小做起,一点一滴,可以积少成多。只要长年累月的下死功夫写作,哪怕抓住省城几所院校的校报发表稿件,也一定有所收获。

我拿着赵振军老师写的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铁院办公楼,在《石家庄铁院报》编辑部见到了王久战同志。他脸庞清秀,说话不紧不慢,面带微笑,很随和、很容易接近,我在欣喜之余,放下稿子就回去了。

常有人说:“许多人下岗后,因为找不到工作,意志消沉、精神不振。”而我则感到因祸得福,如鱼得水。

巧合的是,没多久,我也来到石家庄铁道学院,在图书馆打工。


今日石家庄铁道大学的校本部



00二年二月二十七日,乍暖还寒,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也是我去图书馆报到日子。这天,我在图书馆放下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铁院报社拜访王久战同志。久战告诉我:那篇《平房里度过的时光》已经发表很多日子了。又问我稿费收到没有?并通知编辑给我送了20元钱,他深知一个下岗职工的困难,也许这20元钱的稿费能解燃眉之急。我告诉他:自己已经在学校图书馆上班了,那是存贮中华民族智慧瑰宝的地方。他说:“好啊!”

从此,开始了我人生道路上的重大转折,开始了与王久战、与《石家庄铁院报》的不解之缘。同时,我也意识到,文化是一个国家、民族生生不息的命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

《石家庄铁院报》是石家庄铁道学院唯一的一份报纸,是一份重要的、“工作”非常繁忙的报纸。上级教育部门的政策、书记、校长的讲话、下属各分院的动态、教师、辅导员的工作、本报记者采访、铁道兵老战士回忆文章连载,还有学生习作园地,都要通过这份报纸刊发。

王久战同志曾是一位老兵,转业后从事新闻宣传工作,是《石家庄学院报》的主编,由于我痴迷于文学写作,渐渐的跟他接触多了,我叫他:“王主任”,他称呼我:“小刘”。铁院报成了我必读之物,一期看不到就要去找。这份报纸办报水平之高,内容之丰富,不逊色于任何报纸。在王主任的帮助下,铁院报给我提供了发展空间,我的写作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并得到了了大家的尊重,报社的同志成了我的好朋友。

很快,王主任告诉我:“咱们学校的党委书记都知道你文章写的好。”我付之一笑,他又说:“我们把你跟正式职工同样对待。”王主任保护了一个下岗职工的心灵不受伤害,这使我消除了许多顾虑,让我感动不已。

每次他派人给我送稿费来,事后总是问问我:“稿费收到了没有?”王主任说:“毛主席在北京大学图书馆也当过图书管理员,图书管理员就是临时工。”我不好意思的一笑:可不能跟领袖相提并论。他正直、热情。一次,他说:“临时工的工资低的可怜,有意见还不能提,我们提什么都没事儿,你一提,人家就可以炒你鱿鱼,不让你干了。”我说:“在图书馆打工,能借看很多书,我挺知足的。”

那时候,石家庄铁道学院的人文分院刚开始招生,王主任常把我的文章推荐给他们在课堂上当范文,这就常有人文分院的学生,拿着刊有我稿件的《石家庄铁院报》,到图书馆来找我探讨写作上的问题,有的学生直截了当地说:“是王主任让我们找你来的。”也有的学生拿着自己的习作慕名而来。图书馆值班室的灯常常亮到深夜。我还经常把刊自己文章的《石家庄铁院报》寄给已毕业的同学,他们高兴的回复:没想到在外地还能读到母校的报纸。

王主任曾向我提出中肯的建议,他说:“小刘,你要珍惜朴素奋斗的日子,好好总结一下自己的人生经历,写部长篇小说。”他特别强调:“要写好细节,初稿完成后,给我看看,也许会对你有些帮助。”


           石家庄铁道大学前身铁道兵学院的开元楼

图书馆前面有一方水池,一条东西的小路把水池分隔为南北为两部分,池水静如镜面,清冽碧蓝,映衬着周围披发的垂柳,峭拔的楼台。不论傍晚还是清晨,常有老师、学生来这里锻炼身体。每当王主任散步,看到我在图书馆门前时,他总会向同行的人介绍:“这是小刘,文章写的非常好,图书馆就这一个文化人。”他把我看得很高。

2005年底,王主任将他再版后的散文集《长路心语》送给我。书中不论怀旧忆往,还是论文谈艺,无不直抒胸臆,娓娓道来,字里行间学问和性情交相辉映,历尽沧桑的老一代军人的耿直狷介和深厚博大的人文关怀尽在其中,而抚今追昔的感慨和对真善美的向往更是令我折服。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由作者签字,并亲自送给我的书,而且近在咫尺,他在办公楼,我在图书馆。我也又一次萌生要出版自己的专集之念。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工作,所有的稿件打出来后,足够出版两本散文集,我选出一部分起了个名叫《自己的声音》。

这个下午,刚到上班时间,我便与王主任电话联系,随之拿起打印好的稿子奔出家门。

王主任在办公室问:“小刘,你是飞毛腿呀?怎么来的这么快?我还没有坐稳你就到了。”话语亲切而幽默,我说:“我也想出版自己的书。”

王主任语重心长地说:“一本书,我看出不出的吧!靠做临时工挣钱出书,得两年的工资。”我很自信地说:“不是出版一本书,能出版两本书呢!”

王主任难以置信的瞧着我,他一边忙手头的工作,一边问:“你是不是想卖一部分呀?”我回答:“那正是我渴望的呢!”继而又说:“卖不出去也没事儿,试试看吧。”

王主任利用几个星期天,躲进办公室,关门谢客,读完了这本书,写了《一本好人写就的散文集》作为《自己的声音》序言。他在序言的最后写道:“……我敢说,《自己的声音》的作者刘春美,就是一个好人。什么样的人是好人呢?是一个不忘亲情、友情的人,是一个知恩必报的人,是一个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的人,是一个不整人、不坑人、不害人、不落井下石的人,是一个不计名利、任劳任怨的人,是一个坎坷路上不屈不挠的人……我期待着刘春美不只是当一个好人,还要多写好书,多写好文章。散文要写,随笔要写,小说也要写。因为刘春美的人生经历,就是一部没有完全形成文字的小说,一本长篇巨制。”

《自己的声音》出版后,王主任积极通过关系帮助我推销书,使我很快收回了成本,第二本散文集《没有留下姓名的母亲》才得交付印刷。他赞叹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版两本书,我在铁道学院还找不到这样的人呢!”

光阴似箭,一晃21世纪的前10年即将过去,石家庄铁道学院迎来60年华诞。学校要出版回忆录《六十年间的印记》,这是一项复杂、艰难的工作,是一项从未有人做过的课题,这就需要组织各方面顶尖专家、学者对建校60年的辉煌成就进行汇总,保证这部书的权威性。而以王久战为统领的编委会,究竟召开了多少次务虚会、务实会、组稿会、审稿会、改稿会?究竟与编委、作者、出版方、出资方谈过多少次话?经他审读乃至亲自修改的书稿,有多少遍、多少页、多少字,真的是无法计数!《六十年间的印记》中,有王主任约我写的《图书馆十年》。此书出版后,他说:“不是我说你的文章好,是编委们都说你的文章。”给予极高的肯定。

石家庄铁道学院更名成功后,铁院报也随之改为《石家庄铁道大学报》。我写了篇《在图书馆上大学》交给了校报,文章一发表,王主任告诉我:“你写的真激人奋进。”顿了顿,他又说“图书馆的正式职工,买书、管书、不读书,一辈子也写不出这么好的文章。”我说:“人家都比我聪明,我脑袋瓜子就一根筋,转的太慢。”他再一次告诉我:“小刘,写部小说吧!先不要考虑小说能不能获奖,小说的题目我都给你想好了……”


石家庄铁道大学的前身是军校


王主任退休前对我说:“小刘,报社的同志换了一拨又一拨,新来的人又都成了你的好朋友了,我走以后,他们仍然可以发你的稿子。”我回答:“既然断不了写东西,就断不了麻烦他们。”主任说:“这不叫麻烦,一个校报能约到你的稿子,那是他们的荣幸。”他总是把我看得很重,我笑着回答:“我又不是什么人物,只是爱写写而已。”

王久战主任退休后,依然有时到图书馆值班室与我聊天。当馆长遇见他时,开玩笑的说:“这是领导走基层啊!”王主任也开玩笑地说:“又走到小刘的值班室来了。”

需要提的是,近四十年来,有的人从报社到了校宣传部,或到别的领导部门,而王久战在报社主任的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工作了近四十年,他至忠至诚,矢志不渝,一往无前。他著有《新闻写作纵横》、《第一资源论》等理论专著,曾先后出版了了《长路心语》、《无章集》等散文作品集,出版了36万字的报告文学《岳岐峰》。工作期间,曾受命采访时任铁道兵司令员的陈再道,空军政治委员高厚良,河北省委书记刘秉彦等领导同志。后又在《中华儿女》、《人民日报》海外网发表文论、史论数十篇。王主任著作等身,德高望重。

201412月份,由于一些原因,我辞去了在图书馆的这份临时性工作。离校前,向给予我诸多帮助与关怀的王久战主任告别,我这一生有多次向自己生活过的土地和亲人告别,而向王主任的告别是最令我难忘,也是最恋恋不舍的。

我来到主任家,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我辞职了。”主任问:“在图书馆干了多少年?”我回答:“十三年。”他问:“图书馆领导没有问你为什么要走吗?也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吗?”我回答:“人家谁在乎一个临时工的存在呀?有的是想打工的人。”主任说:“谁在图书馆打工,也不如你在图书馆打工合适,这些年你拿了那么多奖项,给图书馆争了光,也是学校的一张名片,外人都以为你是咱们的正式职工呢?其实,你的离开是图书馆管理上的失误。”

王主任知道一个打工者,没有工作后,会有经济困难,他给我出主意说:“咱们学校的书记很爱护人才,你获奖后,学校也给过你奖励。你可以跟他讲讲,就说出版社跟你签订合同,约你写一部长篇小说,请他协调,让学校给你提供一些资金支持……”主任把我送出家门,走廊很安静,灯光清幽,他的身影愈发清秀,然而,话语更加和蔼可亲,他说:“小刘,我期待着你的大作问世,要写好人生这本书。”


石家庄铁道兵学院60年代国庆走过天安门广场


离开图书馆后,我曾回铁道大学看望过王主任,他常常遗憾的说:“咱们的感情多深呀!你走了,我也不愿意到图书馆前面散步去了,图书馆值班室换了主人,其实换谁也不如你干的强,学生很留恋你,你在那儿值班,跟别人值班就是不一样,人去楼空!

我说:“主任,我有时梦见咱俩在值班室坐着的情景。”是的,不仅如此,我还常想起他200811月给我写的诗:

 

贺春美同志新书出版

 

一路坎坷数十秋,

命运多舛不言愁,

苦心历练诗文志,

字字句句最风流。

 


全部评论(0)
  • 致敬远去的英雄铁道兵 大兴安岭首府加格达奇北山铁道兵烈士陵园,这里安息着300多位为国捐躯的铁道兵烈士。征服林海雪原,挑战人间酷寒。新中国建设需要大量的木材,大兴安岭有万山木材可供开发,而这一切都需要一..

    河边草浏览:568次 评论:0
    2021-04-11 18:03
  • 我与王久战的深情厚谊刘春美王久战(前排左起第一人)和铁道兵学院老校友在一起20世纪90年代,因企业改制后经济效益普遍不佳,单位开始减员裁人。二00一年七、八月间,石家庄市第二棉麻总公司也无法正常发工资,我与..

    河边草浏览:1089次 评论:0
    2021-03-02 20:49
  • 话说抗美援朝刚结束,1954年2月,王震将军领命出任铁道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同年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那时他带领铁道兵部队坚决贯彻执行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保持和发扬艰苦奋斗优良传统,克服技术、装备落后等困难..

    河边草浏览:1188次 评论:0
    2021-03-02 20:48
  • 没有毛泽东的时代,这些年是谁毁了我们的初心?是谁颠覆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黑了我们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英雄,抗美援朝的黄继光、邱少云,甚至连我们伟大领袖和统帅毛泽东也不放过。这样的人该是永远为千夫所指的历史..

    河边草浏览:1680次 评论:0
    2021-02-02 21:04
  • 威廉.迪安是美陆军步兵24师的少将师长抗美援朝战争中朝战俘营故事五角大楼内,美国将军迪安阵亡的追悼仪式正在隆重进行,并被授予国会的荣誉勋章。美国《星条报》等报刊却刊登了我新华社记者所拍摄的迪安生活在战俘..

    河边草浏览:1718次 评论:0
    2021-02-02 21:03
  • 无产阶级革命家、国家副主席、开国上将、铁道兵首任司令员王震将军王震领兵抢建黎湛线在共和国的历史中,曾经有这样一支队伍,他们“养兵千日,用兵千日”,野战军打到哪里,他们就把铁路修到哪里。他们虽不曾在枪林..

    河边草浏览:1895次 评论:0
    2021-01-13 11:35
  • 有一位作家来过大兴安岭,惊羡后写过一篇散文,“目之所及,哪里都是绿的。的确是林海,群岭起伏的林海的波浪。多少种绿颜色呀:深的,浅的,明的,暗的,绿得难以形容。恐怕只有画家才能描出这么多的绿颜色来呢!”..

    河边草浏览:1844次 评论:0
    2021-01-13 11:34
  • 林放:一位老战地记者的红色记忆洛钊六年前的金秋,一天下午抗战名将、铁道兵政委吕正操长子吕彤羽再次来石采访石家庄日报原社长曹孜,了解石家庄日报1947年初创时的吴立人社长情况。这是我第二次和吕彤羽握手,我和..

    河边草浏览:2055次 评论:0
    2020-12-29 18:30
  • “雷震之子”、“铁司令”竟是毛泽东手中板斧——记铁道兵首任司令员王震上将王震上将,是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生于1908年,湖南浏阳人,将军出世,始难产,恰风雨雷电交集大作,母惊呼,儿啼..

    河边草浏览:2063次 评论:0
    2020-12-23 22:33
  • 这条铁路修建的好,悄悄运行几十年了,今天或将派上大用场!视频显示近来这条铁路线军事运输十分繁忙,装载空地导弹、水陆两栖坦克、装甲运兵车、大口径火炮、辎重海岸炮的隐蔽专列昼夜不停奔驰,我不说,你也明白的..

    河边草浏览:2079次 评论:0
    2020-12-15 21:04
  • 打开祖国地形图,湖北省北部的汉水河畔有个襄阳市,从那里往西,便逐步进入了我国地势的第二级台阶。这里峭拔的武当山,层峦叠嶂、巍峨的巴山山岭万重。奔腾的汉水,蜿蜒曲折的渠江,都以滩多流急著称,自古以来被人..

    河边草浏览:2013次 评论:0
    2020-12-15 21:02
  • 精心育人,铁肩担道义——记石家庄铁道大学张变芳 陈明长2013年12月24日,一列“东风4”机车“开进”了石家庄铁道大学校园。学校把真实的机车车辆充实到铁道实训基地,不仅为学生们的铁道实训提供了方便,也吸引了大..

    河边草浏览:2171次 评论:0
    2020-12-15 21:01
  • 铁道兵,一个响亮的名字,一支英雄的部队,一段光辉的历史。岁月流转,兵种消失,战友云散,天涯海角。但那些血与泪,钢与火凝结的战友深情,那些生与死编织的人生故事,却跨越时空,长存在天地之间,铁道兵精神永远..

    河边草浏览:2055次 评论:0
    2020-12-15 21:00
  • 如果有人问你,请你选择三件事情来代表人类在20世纪创造的伟大奇迹,你会说哪些?我们看联合国给出的答案是,前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美国阿波罗宇宙飞船带回来月球岩石。这两项上天的杰作首次使人类跨越了外太空..

    河边草浏览:2080次 评论:0
    2020-12-15 21:00
  • 行走在世界屋脊,搏击在高寒缺氧的暴风雪中,堆砌洞穴的石子,肩扛沉重的钢轨,伴随着青藏线的诞生。2000多年前的唐朝文成公主和藩出嫁西藏,从大唐长安一直车马劳顿的走到拉萨,整整走了三年。今天从北京到拉萨乘..

    河边草浏览:2138次 评论:0
    2020-12-15 20:59
  • 军魂永驻,铁色长存,艰苦奋斗,志在四方。素有“铁路黄埔”之称的石家庄铁道大学在中铁系统口碑相当好,近几十年为祖国的基建领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精英、楷模。“铁道黄埔”,一个影响中国高铁的军校在大数据高..

    河边草浏览:2032次 评论:0
    2020-12-15 20:58
  • 感谢徐明阶老战友赠送画册洛钊一池碧水藕花红,蛙鼓蝉鸣几声声。正是校庆好时节,金风玉露喜相逢。书画家徐明阶徐明阶古代科学家肖像作品徐明阶古代科学家肖像作品徐明阶当代科学家肖像系列徐明阶当代科学家肖像系列..

    河边草浏览:2024次 评论:0
    2020-12-15 20:56
  • 人们说铁道兵是铁打的兵,铁道兵是中国铁路建设的尖兵。无论战争年代或和平年代,都有铁道兵的传奇故事。在修建雪域高原的青藏铁路大会战时的铁道兵战士,有这样两句话:“白天劳累,扯块白云擦把汗,我爽;夜晚孤寂..

    河边草浏览:2006次 评论:0
    2020-12-15 20:55
作者专栏
  • test

    注册时间:2021-05-18 13:08

  • 庭毫山老兵

    注册时间:2021-05-17 17:33

  • carvememory

    注册时间:2021-05-16 17:15

  • baoming

    注册时间:2021-05-16 17:02

  • 15017367997

    注册时间:2021-05-13 12:55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0020123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