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7章<登临泰山>
2021-05-11 16:55:22 浏览:473次 【



第五十七章   登临泰山  

 

崮山决战告一段落

到此为止,我们测量小分队的野外勘察测绘工作已经胜利完工。接下来就是搞一些室内的整体计算与设计,这些工作全部完成之后,就是我们测量小分队完成齐鲁使命的结束之时。

为了奖励大家,杨队长和刘队长特意安排了一次登临泰山的活动。
这是崮山决战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同志们凌晨5点钟起床,乘坐解放牌卡车从济南出发,朝泰山所在地的泰安市前进。

时值中秋时节,早晚的原野气温有点凉,坐在无棚挡风的解放牌卡车上,随着车轮的飞转,大家身上的体温被汽车高速行驶形成的风迅速带走,大家全部坐在车厢之内,一个个紧挨着身体抱团取暖。

济南距离泰山脚下大约有100公里的样子,当卡车停在泰山山门之前红门的路旁时,已是早晨6点多钟。此时此刻,天色已经渐亮,灰雾蒙蒙没有阳光。我们各自挎着挎包、水壶,挎包里装着中午的干粮(一个大面包、四个茶鸡蛋、一个苹果、一个鸭梨)跨入红门,沿着山路拾阶而上,经过了万仙楼、斗母宫、壹天阁朝着中天门攀登。

刚入山门时山路并不陡峭上几个台阶就是平坦的山路走几十步甚至上百步再上台阶轻轻松松毫不费力。走着走着,前面的山路越来越陡,走着走着,山路也开始变窄,走着走着,越来越感到费力,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登上中天门的观景平台,已是上午10点多钟。李兰俊招呼大家:“弟兄们,大家休息一下,补充补充营养,准备向山顶攀登。”李兰俊的话代表了全体登山队员的心声。大家就在中天门稍作休息,擦擦汗,吹吹山风,喝点水,吃点面包、水果,给身体补充一下能量。
 

中天门与战友马建忠合影(马建忠右图)
 
我们站在中天门北侧的观景台上扶栏北望,十八盘、南天门十分清晰地映入眼帘。
 

中天门与战友马建忠合影(马建忠右图)
 
俗话说“看山跑死马”,俗话一点都不假。看着十八盘、南天门离中天门很近,爬起山路来却觉得格外的艰难。其实攀登泰山中天门到南天门是攀登泰山最艰难的一段山路。

我怕自己掉队,就笨鸟先行。自己沿着曲里拐弯的盘山道路,向前攀登。

迎面有一座青色的花岗石砌成的桥,桥凌架于绝壁之前,遮蔽于群松之下,瀑布挂前,云涌在后,松声云气,似虎啸山涧,绝壁之上的“云步桥”三个大字格外醒目。

过了云步桥再往上爬就到了五棵松亭。盘山路上,伫立一座石坊,石坊门额之上,题有“五大夫松”四个大字。坊西有古松,又称“秦松”,“秦松挺秀”。

“秦松”之旁,围着几位老同志。一位带着眼镜的老人,一边观赏“秦松”,一边向围观的老同志们讲解有关“五大夫松”的传说:“据传说,秦嬴政消灭六国,统一天下后,自封始皇帝。他听有的儒生说,古代帝王必须亲自到泰山举行封禅大典,才能算是有德行的君王。孟子也曾说过,一个新取得天下的帝王,必须上苍承认他的德行,接受了他的祭祀,才算是真命天子。秦始皇虽然缺德,却也想上苍承认他,于是带领着文武百官,和一大群帮闲儒生来到泰山。他们先在泰山脚下停下来,商议封禅典礼如何举行。据儒生们说,所谓‘封禅’,就是在泰山顶上祭天,在泰山脚下祭地。前者叫封,后者叫禅。然而又说,帝王上泰山顶上祭天最好不要坐车,非坐车不可,也要用蒲草裹起车轮子,以免碾坏山上的一草一木,才表示得出对泰山的敬重。这位暴君一听有如此条件,一气之下,不许儒生们参加祭典,自己带着亲信大臣们上了山。沿途不好行车的地方,就砍树伐草,开山凿石。他心想:‘我倒要看看泰山的神其奈我何?’ 

秦始皇一行人浩浩荡荡上了泰山,祭了天,还在山顶上立起一块大石碑。不久,天色突变,乌云滚滚,眼看就要下大雨。有人说泰山山神发怒的时候,就有乌云黑雨,山洪暴发,人畜都要冲走。秦始皇心中有鬼,以为得罪了山神,拔腿就往山下跑,手下一批人也紧跟而逃。这伙人刚刚跑到五松亭这个地方,只听得一声惊雷,瓢泼大雨就劈头盖脑地下来了。秦始皇养尊处优贯了,休说山洪,这场大雨就淋得站立不住,眼看要被冲下山去。正在危急时候,忽然发现路边有一棵大松树。这位不可一世的大皇帝,赶忙双膝跪在树前,两手死死抱住树干,口中念念有词,哀求树神保佑。雨下得快收得也快,不久就停了。秦始皇还真以为树神在护驾,于是就加封那棵救他的松树为五大夫松

戴眼镜老人绘声绘色的讲解,深深吸引着这些老同志和我。我自认为这位老同志一定是一位学者或是老泰山人。跟着老人听故事总比我们走马观花要好很多,即使有心人,也只能记抄录一些景点的简介说明,背后的故事、传说很难听到。自己跟在戴眼镜老人的身后,想聆听更多的故事。然而这只是我个人的一厢情愿。

这时,有人喊我了:“老陈,走了,不要掉队!”对我喊话的正是我测绘工作的搭档马建忠。

不知不觉之中,我们的大队人马已经超越了我,从我的后面走到了我的前面。我收拾一下自己的心绪,只好忍疼割爱,依依不舍地离别这群老同志,疾步追赶我前面的大部队。

我和队友们艰难的跋涉着,山路越来越陡峭,越来越难走。我们走上了泰山的十八盘。泰山十八盘是泰山登山盘路中最险要的一段,共有石阶1600余级,为泰山的主要标志之一。此处两山崖壁如削,陡峭的盘路镶嵌其中,远远望去,恰似天门云梯。爬上十八盘就是南天门了。

当地有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的顺口溜。三个十八盘,不足一公里,垂直高度却有400余米。会当凌顶,白云为你擦汗,山风为你清心。天地之悠悠,峰峰之空翠,会使你疲劳顿失,至情不自禁吟颂起李白的千古名句: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

泰山有3个十八盘之说:自开山至龙门为慢十八”,再至升仙坊为不紧不慢又十八”,又至南天门为紧十八从对松山谷底至南天门的一般山路叫十八盘。全程79盘,共计1633级。前393级称慢十八盘;中767级为不紧不慢十八盘;后473级为紧十八盘。当我爬到最后的紧十八盘时双腿都在不停地颤栗眼望南天门城楼,城楼的楼顶连着蓝天;往下看,山涧之中流云翻腾如同白龙起舞;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自己手拽着上山的缆索上几个台阶就要稍停一下喘喘气。据说泰山是齐鲁大地上最高的山峰,海拔1545米,攀登这么高的山,这是我21个青春岁月的第一次,尽管青春年华,但还是不胜体力。我就看了山下一眼,此后不敢再往下看,眼睛始终盯着南天门,咬紧牙关继续向上攀登,有位伟人说过,只有勇敢攀登的人,才会到达光辉的顶点。我又何尝不想到达泰山之巅?

一阵山风吹来,从山谷里传来了泰山的劳动号子……
“同——志——们——呀——”
“嗨——嗨——嗨——呀——”
“加——油——干——哪——”
“嗨——嗨——嗨——呀——”
“登——泰——山——呀——”
“嗨——嗨——嗨——呀——”
“十——八——盘——呀——”
“嗨——嗨——嗨——呀——”
“南——天——门——哪——”
“嗨——嗨——嗨——呀——”
“在——眼——前——呀——”
“嗨——嗨——嗨——呀——”

这劳动号子越来越近,喊出来的声音整齐划一,声如洪钟,如雷贯耳。领喊号子的人好像是见啥喊啥,很随意,并没有固定的号子歌词,但却很有张力。

只见六个身强力壮的山东汉子,光着膀子,脖子上套着一个如草帽圈一样大小的布垫肩,两人一组,肩上架着山木杠,黝黑的脊背,沁满了汗水,脊梁沟不停地流淌着晶莹剔透的水珠,粗壮的臂膀裸露着扩张的经络。

我听着、看着山东大汉抬着一个青石条从我身边而过。我留意观察,发现领号子喊号子时,大家驻足待命,大家齐喊“嗨——嗨——嗨——呀——”时,每喊出一个“嗨——”字的时候,就要一起登上一个台阶,喊号子的节奏与登山的节奏是那么的一致,大家喊的劳动号子是那么的整齐,抬腿上台阶的步伐是那么的有力,歌词是那么的淳朴,声音什么动听。

这一刻,我明白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人世间,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泰山之美,除了自然的鬼斧神工景观,泰山的人文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泰山的灵魂。泰山之美离不开泰山人的劳动创造,离不开泰山人前仆后继、继往开来的雕琢打扮,泰山之魂就是泰山儿女,就是他们负重前行的辛勤劳动。

眼前感人的一幕,激励了我的斗志,鼓舞了我的士气,增强了我克服一切困难的勇气,促使我不惧艰难勇敢攀登。

我终于登上了十八盘的顶端叩开了登上天庭的南天门

南天门又叫三天门。位于十八盘尽头,是登山盘道的顶端,座落在飞龙岩和象风铃之间的山口上。由下仰视,犹如天上宫阙,是登临泰山之巅的门户。门为城楼式建筑,分上下两层。下层为拱形门洞,条石垒砌,券石起拱顶铺条石四周冰盘式出檐据说明该建筑东西总长9.65米,南北进深6.26米,高4.7米。拱形门洞宽3.7米,高3.25米,上镶石匾额“南天门”贴金。两侧镶石刻对联:“门辟九霄,仰步三天胜迹;阶崇万级,俯临千嶂奇观。”

由此向东,穿过天街,碧霞寺,登上了泰山之巅玉皇顶。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太阳已经偏西,阳光虽然毒辣,但经不住山风吹打,停顿下来的脚步使人身上感到凉嗖嗖的。

我们走向观日台,虽无法观望泰山的日出,却将齐鲁大地一览无余,感觉到诗圣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精髓。

不能在此久留,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们上山用了整整八个小时,又不可以住在山上,就是现在立马下山,恐怕没有几个小时也难下到山底。杨队长带领我们走的一块隆起的泰山石旁,石上镌刻着“五岳独尊”四个竖体大字,他招呼大家:“同志们,大家过来,在这里我给大家拍个照片作为留念。胶片有限,不能每人一张,大家各自自由结合。”于是,我和李兰俊、马建忠三个合了一张影。

我们迎着西边的太阳,开始了下山的归途。原路返回到中天门之后,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我们从中天门走西边的小路下山,下到泰山脚下冯玉祥将军墓旁的大众桥时,夜幕已经降临。走过大众索桥,爬上在此等候的解放牌卡车,离开了泰山……



 ______未完待续______

往期回顾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前言<我爱绿色的军装>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章<应征入伍>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章<千里军营>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章<步入军营>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章<练兵场上>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章<听课长征>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6章<歌声嘹亮>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7章<军营春节 >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8章<军民同欢>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9章<紧急集合 >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0章<真枪实弹>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1章<抽调宣传队>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2章<走上舞台>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3章<特别奖励>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4章<下老连队 >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5章<平凡的一天>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6章<征服铁马>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7章<铁马奔腾 >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8章<政治建队>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19章<铅字墨香>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0章<参加高考>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1章<首长列席班委会>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2章<师部报到>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3章<宣传报道取向>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4章<庆新年>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5章<新闻的灵魂>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6章<下基层>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7章<交朋友>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8章<把脉选材>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29章<移师北上>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0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1章<血洒太岚铁路>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2章<母亲的哭泣>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3章<心灵的震撼>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4章<军营稻花香>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5章<笛声悠扬>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6章<请战书>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7章<快乐的炊事员>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8章<做“豆腐”>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39章<山岚心语>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0章<炊事工作无小事>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1章<飞鸿传情>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2章<小曲飞出心窝窝>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3章<临危受命>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4章<寻踪觅迹>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5章<战瘟神>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6章<艰苦鏖战>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7章<党叫干啥就干啥>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8章<汾河滩的记忆>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49章<双塔对歌>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0章< 出征齐鲁>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1章<北渡黄河>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2章<接轨津浦线>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3章<黄河情结>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4章<送行宴>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5章<济南游>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最美的年华—我的铁道兵生涯》第56章<决战崮山>


长篇连载精彩推荐

1. 再忆青春:长篇小说《放逐的青春》连播大合集


2. 长篇小说连播 |《黄河拐弯处》第一部大合集



全部评论(0)
  • 我心中的偶像——邝养溥老师作者:吴风寿原铁道兵五师后勤部汽车营卫生兵三年前,我们铁道兵五师医院检验科的战友叶美兴告诉我:“我跟邝养溥老师联系上了,他现在广东佛山定居,”同时把老师的电话也告诉了我。我立..

    河边草浏览:233次 评论:0
    2021-06-06 20:01
  • 陈 力五一节有幸去了金口河大峡谷,最难忘的还是参观气势磅礴的全国铁道兵博物馆。铁道兵博物馆位于大渡河口金口大峡谷腹地的永和镇胜利村,举世闻名的成昆铁路穿谷而过。全国首座也是唯一以铁道兵为主题的博物馆依..

    河边草浏览:243次 评论:0
    2021-06-06 20:00
  • “吃住行乐”忆天山作者:危文炎每当谈起当铁道兵的经历,我就会很自然地想起在天山深处的那段时光。那是1975年,我所在的铁道兵第20团从冀东平原转战天山腹地的乌拉斯台沟。由于工作调动,我在这里虽然只呆了两年时..

    河边草浏览:287次 评论:0
    2021-06-06 19:59
  • 血铸军魂、功重青史——铁一师二团“援越抗美”出国作战五十周年庆祝大会纪实作者:王德明原一师二团政治处干事十月的山城,秋高气爽,风景宜人。座落在重庆西部璧山区的民生大酒店,人流如潮,喜气洋洋。这群来自重..

    河边草浏览:318次 评论:0
    2021-06-06 19:56
  • “总”字号部队的小故事作者:王振平一提到“总"字号,人们往往与高大上联系在一起,感觉阵容宏大,高高在上,实际并不尽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解放军的编制序列中,有一支代号为“总字538”的部队,别看“总”..

    河边草浏览:213次 评论:0
    2021-06-06 19:55
  • 最爱英雄铁道兵——第二十期文化讲坛成功举办2021年5月15日晚8点,由石家庄市网络文化协会、石家庄市网络文化协会网络文化研究分会、河北省博客联盟共同主办的第二十期文化讲坛、同时也是文化讲坛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

    河边草浏览:201次 评论:0
    2021-06-06 19:53
  • 序言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是一支铁道工程技术部队。1948年组建,1984年撤销。包括铁路、隧道、桥梁、建筑、舟桥、通信、工程等部队,它担负着工程保障任务。战时,担负战区的铁路抢修、抢建任务,保障军队的机动和..

    河边草浏览:226次 评论:0
    2021-06-06 19:50
  • 襄渝铁路修建系列轶事连载之二梓桐溪的铁道兵从我们居住的聂家岩到罗文坝的近五十里路中多半是山路,三小时山路路程后,就来到马路上了。马路离罗文坝大约有15里距离,中间要路过一个叫梓桐溪的地方。这里有一条不大..

    河边草浏览:219次 评论:0
    2021-06-06 19:47
  • 温暖的高原作者:张汉东去过高原的人和没去过高原的人,一般大致都在大脑里对高原有一个清晰或粗略的印象,那就是在蓝蓝的天上,飘游着白白的云;高高的大山脚下,还有欢腾地奔流着一条日夜不知疲乏的河流,那水流清..

    河边草浏览:209次 评论:0
    2021-06-06 19:43
  • 抗美援越执行特殊任务作者:孟立柱铁道兵十二师五十八团一:援越抗美中的经历在援越抗美战争中,随着战争的升级,美机的轰炸越来越频繁。当时我们12连就驻扎在奠边府附近的一个小山坡上的竹林中。9月的一天,我带领7..

    河边草浏览:239次 评论:0
    2021-06-06 19:42
  • 大哥,我带来了家乡的米酒让你尝尝……5月10日,盐边烈士陵园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他们是革命烈士郑臣旺的五弟郑大臣及侄儿。站在烈士墓碑前抚摸着郑臣旺的名字,郑大臣老人泪流满面。若视频播放不了,请点击查看..

    河边草浏览:252次 评论:1
    2021-06-06 19:35
作者专栏
  • 李贵昆

    注册时间:2021-06-07 00:40

  • 19721216

    注册时间:2021-06-03 10:35

  • coolx

    注册时间:2021-06-02 19:06

  • dy1688

    注册时间:2021-05-31 14:31

  • 247139487

    注册时间:2021-05-23 21:0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0020123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